小白

  正式入职也有一段时间了,最大的感受与困惑就是自己是个代码小白,想学的实在太多,起步太晚只能靠时间来拼。   前两天朋友圈看到腾讯又有累死人的,码农真的是高危人群。本人智商实在是有限,依葫芦画瓢的水平也不太够,心里的苦闷与焦急可想而知。工作与休息的度真的是不好把握,劳逸结合,劳多久逸多久?对程序员来说朝九晚五显然是不现实的,一个程序随便DEBUG一下就是半

工厂实习

  上周进行了为期一周的工厂实习,算是体验了一次普通流水线工人的生活,其中的艰辛使我更加珍惜眼前来之不易的生活。与以往不同,此次是正儿八经的上产线干活儿,不是以前大学的参观工厂,干的事情也及其简单,只要是个正常的成年人基本是马上就能学会的。此行有颇多感慨,遂记之。   我所在的产线工人普遍是比我小的大专生,也有为数不多的中年男女,由于服装统一,没看到奇装异服

七月流火,八月未央

  都说七月流火,八月未央,可鹏城的天依旧是骄阳似火,这里是没有冬天的。回想最近几个月的种种,不敢说刻骨铭心,但至少是毕生难忘!   六月,毕业答辩在即,整日实验室、寝室两点一线,为了学位流过泪、诉过苦,终究还是混毕业了。随后踏上去西藏的旅程,沿着川西进藏,用双轮成功丈量了川藏线。返程坐青藏铁路,过青海湖、唐古拉山,那时候就想着年少时有此一游,今生已无憾矣。

这一年,那一月

    一直以来都有个梦想:像武侠剧里的游侠那样,手执长剑,周游列国,浪迹天涯。正如《盗梦空间》经典台词说的那样——既然做梦就要做大一些,毕业答辩刚结束就买了去成都的火车票,开始了川藏线的骑行岁月。     西藏——一个美丽而又神秘的地方,去之前一无所知,回来后魂牵梦绕。忘不了自己一年间在操场每天努力跑步的身影,五圈,十圈,二十五圈,骑行川藏线体力和身体素质

论文这点事儿

  从三月忙到五月一直都在写论文改论文中度过,经常早上六点多惊醒,半夜一两点睡不着。   三月到四月中旬是在写论文中度过的,学校要求三万字,查重时重复率低于10%。理工科论文多图多公式,写起来对word操作技巧有较大考验。写毕业论文不同于平时的课程设计报告之类的,论文有七八十页,而且对格式要求非常严格。格式是第一关,个人推荐首先应该将格式调整好然后再开始写,

倚窗听雨

  清明时节雨纷纷,武汉这几天雨下的格外起劲。此时已是深夜,望着窗外零星几点灯火,伴着叮咚雨声,睡意全无。   “帘外雨潺潺,春意阑珊,罗衾不耐五更寒。梦里不知身是客,一晌贪欢。”我不是南唐后主,体会不到他当时亡国时的痛楚,只知道自己内心同样孤苦凄凉。想象中的四月应该是岩井俊二导演的《四月物语》里面的模样:满街洒落的樱花雨,像是一片片洁白的雪花,素雅而淡美。

回乡偶书

   转一个段子:春节了,各路名媛贵妇高富帅CEO们都现出原形了,不管平时装得多国际多上流多大气,这个时候都要:回铁岭!回二道沟!回三道崴!回镇上!回村里!名字也从KiKi,CiCi,CoCo,Kelly,Jenny,Mandy,Jessica,变成翠花,二狗,铁蛋,三娃,大妹,三叫驴!娱乐也从KTV,酒吧,夜总会变成了斗地主、炸金花、摇骰子!   春节已过

冬之雪飘

  盼了许久的雪终于飘落在武汉的大街小巷中,心中除了欢喜还是欢喜。   早上八点,ZY给我打电话说下雪了,那时的我刚起来还没来得及洗漱。急忙跑去窗外一看,天空中果然飘着朵朵雪花,心情一下子舒畅起来。和ZY,YP约好了中午去校园采景拍照。一晃眼就是中午了,拿着ZY沉重的单反,还有两个手机不停地拍拍拍。武汉大学从来是不缺人气的,无论是盛夏酷暑还是寒风凛冽的严冬,

最近

  消失了几个月,最近忙的事情就是毕业论文然后思考了一些人生问题。   毕业论文又被换了个新的研究方向:ISAR成像,颇有难度,想流泪但也只有硬着头皮上了。都说最终会毕业的,我只是不想答辩时让老师太难堪,虽然在他看来我是个十足的学渣。难受时找已经工作了的同学聊天,都说我担心的太多余了,在工作的人眼里学校的事都是小事。这不由得让我对这社会害怕起来,不知道以后还

惰性

  懒惰是一种心理上的厌倦情绪。人或多或少都会有这方面的情绪,本博已经有几十天没更新了,不是没时间没想法,就是懒。宁愿花两小时看一部电影,也不愿敲字写篇日志记录下生活。每日在互联网上闲逛的时间越来越长,就是不能专心做一些所谓的正事。   前几天被导师找过去谈话,说最近我去实验室的次数越来越少了,本来还想狡辩什么,可我竟然无言以对。早八晚十的生活本来就很厌恶,